活是不想活了,死又不敢死。

  La monture  

高考那天你在做什么?

    看到大家都在社交网站上讨论这个话题,一刷票圈空间长篇大论可歌可泣字字珠玑,大家仿佛交待了自己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光,青涩和离别,高压和暧昧,全部打乱混合,在这一天悉数爆发。

    看到大家居然都记得,而我啥都想不太起来的时候,顿生一种自己已经老了的错觉。哦不,大概不是错觉。

    我记得最清楚的大概是填志愿的第一天,信心满满地在无数个空档中选填了三个,半个小时不到。按下提交键之前请母上来过目,我妈仿佛看穿了我无知的自信,眉头一皱,说不行,不保险,你再填一个。

    装逼大计失败,硬着头皮按着分数在志愿书上翻翻找找,挑了一个学校放在第三志愿。提交之前脑子一拧,又把它提前了一个,把北外放在了三志愿。于是,于是它就成了我现在的大学。

    一个月以后跋山涉水来到广州,也不是没有想过如果。

    要是坐时光机回去,不小心改到某个细节,可能……也没有可能。半个小时不到填完倒头睡觉,大概做决定的时候,也没有意识到这一天多么不同寻常。

    六月披荆斩棘逃出生天,三个月后拖着箱子逃难,四年后摞着简历继续逃,三十年后抱着自己的骨灰盒接着逃跑。人生如逆旅太好听了,人生应该如逃难,我亦是难民。

评论(2)
© La montu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