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是不想活了,死又不敢死。

  La monture  

暮鼓

  广州的天黑得越来越早了,来的时候七点钟还有暖黄色的余晖,现在六点下课奔到食堂,拿到晚饭之前外面就已经变得漆黑。

  风也凉了,这意味着,我很难早起了,八九点挣扎着让自己的上半身脱离床铺,掀开毫无用处的蚊帐就开始瑟瑟发抖,怂得从衣柜里翻出垫底的加绒外套罩在身上,一看手机,嗯23度,今天真够冷的。

  落地窗开窗的一侧对着我的床,室友这两天总是担心风会把我吹成中风,虽然现在刚刚步入秋天,广州还在25度左右晃悠。然而我年纪还是大了,25度的风虽然没有让我下身瘫痪,却让我头晕鼻塞咳嗽不止,每天早上起来都想抽个时间去门诊部,每次到门口又被排队的人群震慑,然后悻悻退出。出门的时候想,年纪大的人真不少。

  季节开始变了,我好像依然没有变,一样的无知和操蛋,整日昏沉,像刚从戒毒所出来的瘾君子,缺一口属于自己的毒药。耗了无数脑细胞逼出来的作业被老师一眼揪出了错,看着大段大段的英语材料手足无措,没有时间看闲书也没有时间学习,每天都在思考身边的学霸到底怎么会跟我一个大学,然后思考戛然而止,拒绝动脑。

  总之就是,安于现状,更糟糕的是,身安心不安,陷入一种无望无用的纠结。

  啊不我收回,更坏的是我发现,如果不隔着屏幕,我喜欢不了任何人。朋友间的喜欢可以毫无顾忌的给予与索取,却拒绝把恋人的喜欢分给任何一个人,永远抱着自己的喜欢蹲在墙角,不想给不愿给。不相信长久的情感,更不相信一纸契约的婚姻,相信的是总有人会毅然决然的转身抽走在你身上的感情,然后毫无保留的立刻注射在另一个人身上。人之本性,并不用去鄙夷。不过让我有些许安慰的是,看少男少女陷入泥沼很有趣,像有路人在空空的心里小憩。想着M每天有空就掏出手机翻翻照片的动作,小心翼翼,刚好能戳动老人家半死不活的心瓣。与他们交流能感受到他们身上溢出的荷尔蒙和能量,但更逼人的还是直插眉心的青春感。

  前两日洗澡时突然在脑子里翻出了高考前的人生信条和目标,惶恐至极,像身娇貌美的小姐半遮半掩,侧卧在年老的太监面前,我心充血狂热,肝脾如火燎,却只能盯着少了二两的胯,自恃正人君子不近女色。

    唉,我性如此,拿酒来。

评论(2)
© La montu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