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是不想活了,死又不敢死。

  La monture  

万街灯火我独行

  今日他又与我打电话,说了些无关痛痒,然后直说想让我中秋陪他吃饭。

  我说,我现在在准备面试,什么事情一会儿再谈。

  他很不屑吧,叨叨什么现在又还没找工作需要什么面试啊之类的话,随后便挂掉了。

  离面试还有两分钟,我却满脑子都是与面试无关的奇怪语言。

  你连我现日长什么模样都不曾认得,凭什么老来惹乱我?

  为什么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从来不曾出现过?我们除了血缘无牵无挂,你有你两个可爱的儿子和年轻貌美的妻子,我有我略显疲态的母亲,你走阳关道很平稳很幸福,整个人都未曾老去。我独木桥如今也走得稳稳当当舒舒服服,与你何干?

  六年未见,三天,三句话,你与我交谈看起来很努力,与我照相时我们看起来很亲密,可是你不再是我的父亲了,你只是一个无关人类。

  面试的时候我看起来很慌乱,回答问题吞吞吐吐,不敢直视他人眼睛。胡乱讲完抓着包就想逃出牢笼。

于是出来的时候就同你打了电话。

 “喂,您好。”这是和你通话时必有的开场白。

  “我希望你中秋不要来了。”

  “哦,要是你很忙的话我就不过来了。”

  “还有就是,其实我希望你以后都不要来找我了。”

  他顿了一下,说:“好。”

  “谢谢、谢谢。”我挂了电话。

  我觉得我应该高兴才是啊,却太怂了,挂了以后在宿舍楼下不停跑圈哭,哭到天昏地暗,哭到灯尽油枯,日月星辰皆毁灭,万街灯火我独行。

  我真的很忙,忙着生,忙着死,忙着走马观花,忙着匆匆一世,已经没有时间再分给一个陌生人了。

  我现在没有这么喜欢吃西瓜了。

  你妻子六年级送我的美羊羊我一直没有喜欢过,初一还会傻傻抱着,初二却不知道已经送给哪个邻家的妹妹了。

  我变胖了些,长高了些,脸也变了些。

  性格还是比较恶劣,人也俗了些。

  我早就不爱你了,现在也不喜欢了,也许再过不久我就会忘了你。

  最后再告别一次吧,不再见了。



评论
© La montu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