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是不想活了,死又不敢死。

  La monture  

无根漂泊


踏星光来归,
往日月奔去,

有晚修前的饮料,
还有和大霸打赌输的贡茶。

校服可以搭在身上任何地方。

校长开会的时候永远都改不掉独山口音。

自修的时候会偷偷用手机玩乙女游戏然后被拍头捉住,不过被很巧妙的蒙混了去。

同桌的脸手很软,上课可以捏。

每次出成绩的时候大家都会齐刷刷盯着投影屏,但是晚修看记录片的时候却没有几个人愿意抬头。

动员大会要高喊自己的梦想,即使你现在没做到。

三月份报名需要很多资料,审查也要许久,麻烦到崩溃。

依然喜欢追星,只是不太刷了。

会努力的给姝姝讲解数学题,虽然高考很难。

在英语课困到昏厥的时候还是会努力的抓住最后一丝清醒,虽然一下课就会咚地趴下。

黑板的左上角永远有整齐的高考倒计时和口号,数字每日都会更新,从三位数到两位到一位,非常快。

数学老师每天都会发写不完的卷子,然后不讲评,会非常固执的用自己的方法努力解题,虽然很麻烦。

历史选择题每次都很咬文嚼字莫名其妙,每个人都有错到崩溃的时候。

每天都有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来调剂心情,比如吃夜宵,螺蛳粉会加辣。

高三的时候重新分配了学习小组,认识了很有趣的人,也很想念原来有趣的第七组。

还是不愿意写大篇大篇的英语作业,数学题却会很努力的算几个小时。

语文老师很高瘦很有气质,就是审美十分让人忧心。

政治老师讲课很喜欢跑题,照相会很少女,也会莫名其妙的看重我,虽然我如今也只考来了广州。

开始很不喜欢的新组员后来关系也不错,也有些许感谢。

文科班女生多,连班旗都是渐变的粉色,上面有代表方向的指南针和带有小刺的玫瑰花,飘起来很好看。

两个文科班总是在明里暗里比来比去,老师嘴上说着不要比不要过于看重竞争,却总是不断提起比较。

每天都要仔细思考明天早上的早饭吃什么,有时候会遇到同学。

校内的大坡很难爬,每次走会走到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尽管在冬天。

放听力的时候外面工地嘈杂的机器轰鸣声会让考场焦躁满满。

考场前后的人来来回回都是那些,没怎么变,偶尔有几匹黑马冲到前面,才会备受关注。

再也没有机会了
问谁能暂留天地,缓缓

评论(2)
© La montu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