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是不想活了,死又不敢死。

  La monture  

您大概是从南岭飞到乌苏里的风,
我许是塞外飞尘,
你能在我眼前布满朵朵风情万种,
却不能,不能渡我过这茫茫黄沙,也无法将我卷入怀中。

评论
热度(1)
© La monture | Powered by LOFTER